密林菇

排列组合
cp洁癖不要关注,难说哪天就拆了

麦当劳这个玩具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酒吞和茨木说这是给他们的蜜月,鬼切觉得这是流放。


这岛小得一小时就能遛完,除了两栋别墅(其中一栋是给随从们住的),一个码头(没有船),其他什么都没有。


他怨气冲天地站在沙滩上看着源氏的直升机降落,扔出来一个大行李箱,然后源赖光跳下飞机——落地姿势很可疑,更像是被踹下来的。


行吧。他想。至少联姻对象双方在不同意这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

+

101次求婚(2)

鬼切显然听到了。他瞪大眼睛,但碍于自作孽的一大筷面,一时没法说话。他一边奋力咀嚼一边发出唔唔唔的声音试图发表意见。

源赖光皱紧眉峰,抽出张纸巾递给他:“你认识我吗?”

鬼切艰难地咽下满嘴食物,被噎得翻了个白眼。这副糟糕的仪态让源赖光心中警铃大作,幸好接过纸巾擦嘴的动作勉强为他夺回一分。

他把嘴捂在纸巾里不做声,源赖光发现他在偷眼瞄着晴明。

因此源赖光说:“晴明,你能让我们单独谈谈吗?”

“那是自然。”晴明做了一个你们随意的手势,站起身来。

“你怎么找来了。”晴明刚踏出餐厅门,鬼切就扑到桌上尽量靠近源赖光,用小小的气声发出一连串质问,“给的钱不够吗?能找到这里你也很厉害啊!”

“鬼...

+

101次求婚

当然没有101次啦!

就是套个失忆梗

还有个沙雕设定

为了甜和搞笑


——————————————————


清晨,源氏集团总裁源赖光在他位于顶楼的超豪华大平层公寓的kingsize大床上醒来,身边的半边床留有人睡过的褶皱,已经散尽余温变得冰凉,床头柜的水杯下压着五百块钱。

彼时源总裁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为这是他的伴侣的可爱玩笑。

他的伴侣,鬼切,足足比他小一旬,在同龄人中或许算得上少年老成、十分稳重,在源赖光眼中却单纯得犯傻,时常有些精致的淘气。

不需长篇大论地描述源总裁是怎么带头破坏公司规定发展办公室恋情,把小助理哄上了床变成了合法伴侣,那足足可以开另一个长...

+

智娶大江山(2)

今天份的沙雕

———————————————————

所以说,源赖光和鬼切的初见是非常浪漫的,人群中无意间的对视决定了后来的许多事,时辰又正值夜色四合,街上灯火阑珊,两个人都笼罩在刚点亮的灯笼的暖光里,梦幻得像青行灯写在话本里的桥段。
如果茨木童子没有突然站起来发表意见的话。

“诶我说,这回的本子可算是换人啦?”那个白发赤角的男妖突然嚷嚷道。
说书人一双鼠眼往人群里一转,咕噜一下从椅子里站起来,弓着腰拱着手一溜烟窜过来:“哎哟二当家!您怎么在这儿呐……哟!大当家也……”
“得嘞。”茨木把他一拨拉,伸手就抽出他掖在腰里的本子翻弄着,“我瞅瞅……这故事谁写的,青行灯?我怎么就……我哥哥怎么就腰圆面阔...

+

参加击鼓传画
接了@一支桃花 太太的图写的短文

这是一场乏善可陈的舞会,即使是变装舞会,所有人都装扮得花里胡哨面目全非,也没有增添丝毫趣味。略微引起宾客们注意的是源赖光的出现,因为他身负近期京都最热门的八卦,并且重新夺取了京都黄金单身汉的桂冠。
据说他的伴侣死了。
他的伴侣,被他珍藏密敛从不示人的情人,无人知晓姓甚名谁,活得仿佛不见天日,死得也突兀又蹊跷。但看这会儿源赖光有心思参加社交活动,神色平淡不见哀戚,难说这段关系里有几分真心,倒叫在场的男男女女跃跃欲试起来。
他坐在舞池边的一角,穿着件十八世纪式样的衬衫,领口与袖口垂下宽阔的泡沫般的雪白蕾丝花边,肩上披着与他瞳仁同色的暗红丝绒斗篷...

+

日常

警示:

大篇幅仆人给鬼切做扩张!

第二人称路人视角

不能接受不要点开!


summary:贵族嘛,有些不怎么优雅的琐事就让下人去做好了……


点这里

+

lofter新出的功能
我都不太懂…
特别是合集
app上看不见
网页版也只有自己能看到的样子…

+

纯情写手和他的编辑

大纲
其实是个脑洞整理
少女心发作的甜甜恋爱
反正也不会写

鬼切是一个写手,暗恋自己的编辑源赖光,赖光到他家来催稿或者看望他的时候切切就会很紧张。带过无数写手久经考验的赖光第一次见面就看穿了他。
“行吧。”赖光编辑想,“有什么能比心上人的催促更催得动稿呢,他一定会拼命码字来表现给我看的。”
鬼切写得又快又好,每次出新书都京都纸贵。
有一天,截稿日过了,鬼切居然没有发稿子来,赖光编辑等了一天两天三天都没发来,也没有联系,电话也不接。
赖光跑到鬼切家里去,鬼诶抱着他的腿哭泣:“对不起,我写不出来,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这问题很好解决。”赖光想,内心毫无波动,但表现得温柔体贴,把鬼切睡了
鬼切果然顺利恢复更新。两个人...

+

脑洞这么多,先宠幸哪个好呢?
还有昨天的肚子饿切切
—————————————————————

“主人……”
他第一次感到这么害怕。他早该想到的,源博雅都会的影分身术,源氏最天才的阴阳师自然也会,甚至做得更好。
站在他面前的三个源赖光神情各异,自然生动,分不出真身与分身,与源博雅所做的虚影般的分身截然不同。而当其中一个蹲下来捏住他的下颌强迫他的头抬得更高,那真实的触感让他更恐惧了。
“据说你去了那个晴明的寮?”蹲着的那个源赖光说。
“……是。”
“还去了神乐的寮。”站着的那个说。
踱着步子转向他身后的那个则说:“啧,还去了博雅和八百比丘尼的寮呢。”
“属下……”
“鬼切呀。”蹲着的那个说,“是我给...

+

© 密林菇 | Powered by LOFTER